大富科技投资频踩雷,再次计提减值近5亿,眼光

未知 2020-01-17 08:37

作者:林洛栩

出品:全球财说

大富科技(300134.SZ)作为射频设备企业,本该尽情享受4G、5G共同建设所带来的巨大红利,却在2019年度再次由盈转亏。

营收净利大幅背离 连续多年计提

1月15日晚间,大富科技(300134,股吧)公告称,因相关资产计提减值准备,公司2019年预亏4.2亿元至4.25亿元,同比由盈转亏。

公告显示,此次计提2019年度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共计约4.92亿元。

其中包括坏账、存货跌价、固定资产减值、长期股权投资减值、无形资产减值等五项。

此次计提减值,主要涉及控股子公司广州大凌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凌实业”)、参股子公司乌兰察布市大盛石墨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盛石墨”)等。

同时,大富科技称,报告期内,移动通信基础设施建设产业进入4G/5G网络同步建设时期,市场需求回暖,公司5G产品陆续实现量产,通信相关主营业务稳步增长,全年实现销售收入约23.5亿元,同比增长约29%。

此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大富科技2019年度的归属净利润将减少4.3亿元。

由此计算,若剔除计提减值影响,大富科技2019年归属净利润应为500万元-1000万元之间。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如此,大富科技2019年的归属净利润仍大幅低于2018年同期的2470.66万元,降幅为59.53%-79.76%,与营收同比上升29%的高增长出现严重背离。

此前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大富科技归属净利润为4813.13万元。

子公司停业 资不抵债涉诉讼

先来看看上文中提到的子公司大凌实业。

此次,大富科技分别因大凌实业停产进行了4600万元存货跌价准备计提、2300万元固定资产及无形资产计提,合计6900万元。

资料显示,2015年5月大富科技以大凌实业2014年经审计净资产8333万元作价,以人民币4250万元的价格收购凌代年持有的大凌实业51%股权,并向大凌实业提供借款8000万元。

彼时,关于业绩补偿相关细则,并未进行详细披露。

2016年初,大凌实业(835379. OC)挂牌新三板,其后业绩持续下滑。2016年-2018年,大凌实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61亿元、2.44亿元、1.4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24.14万元、-2850.12万元、-6941.08万元。

2019年前三季度,大凌实业实现营业收入1586.78万元,同比减少84.9%;净利润859.97万元,同比增长23.07%。

2019年11月20日,一纸公告将大凌实业事件推向高潮。大富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大凌实业召开董事会,决定停产歇业。

同时,2018年,大凌实业共计向浦发银行(600000,股吧)借款2280万元,而凌代年则为大凌实业的债权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此后,大凌实业未能按时归还贷款本息,凌代年也未履行担保责任,浦发银行因此提起诉讼。

据相关风险提示,目前大凌实业面临多方债务违约、多项诉讼纠纷、员工大规模离职等问题,大富科技向大凌实业提供的借款存在无法收回的风险。

截至2019年9月30日,大凌实业总资产约1.08亿元,负债总额约1.58亿元,净资产约-5000万元。

无独有偶 眼光差或存蹊跷

关于大凌实业的减值风险,大富科技早有预期。但6900万元的计提减值,在4.92亿元计提减值总额里,只是少部分,剩下又是因为什么?

公告显示,对大富科技参股子公司大盛石墨投资减值准备人民币约2.9亿元。

大盛石墨又是何方神圣?

2015年9月,大富科技豪掷6亿元参股大盛石墨,占股49%。

大富科技入股时,持股51%的大股东东盛新能源及其实际控制人张彬极速体育大盛石墨共同承诺,大盛石墨2015年至2017年实现的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500万元、9200万元极速体育15500万元。

然而,2015年大盛石墨扣非后净利只有853.56万元,业绩完成比例仅为15.52%。

之后几年,大盛石墨便出现了大额亏损,与此同时,大富科技对于大盛石墨的计提减值也不断袭来。

2016年,对于大盛石墨的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2000万元;2017年,计提减值5500万元;2018年,计提减值300万元;2019年,计提减值2.9亿元。

短短四年间,已合计计提3.6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除去大凌实业极速体育大盛石墨,大富科技的投资眼光似乎一直不是很好。

2015年12月17日,大富科技与魏枫频、三卓韩一等相关方签署协议,大富科技以现金1.56亿元,对三卓韩一进行增资并取得其24%的股权。

双方在该协议中约定,在2015年至2017年三年内,三卓韩一经审计的扣非净利润,应在2014年的基础上每年保持30%以上的增长,或经审计累计实现的净利润不低于2亿元。

2014年三卓韩一的营业总收入、归属净利润分别为2.95亿元极速体育4059万元。

无独有偶,2016年中,三卓韩一(837704. OC)在全国股转系统挂牌,此后其业绩开始大幅下滑,与大凌实业如出一辙。

2015年-2017年,三卓韩一净利润分别为7331万元、5371万元、-3760万元,未能完成业绩承诺,且魏枫频却迟迟未能履行业绩补偿承诺。

2019年9月24日,大富科技发布公告称,三卓韩一的大股东、实际控制人魏枫频未能按期履行业绩补偿承诺,公司已经向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其支付补偿金额1.08亿元,而仲裁申请也已被立案受理。

2015年,收购的三家公司,真是没有一家省心。

定增引危机 财技尚浅?

自2015年达到净利润5.36亿元的巅峰后,大富科技业绩便持续下滑,扣非净利润更是2016年-2018年连续三年为负。

至2016年,募集资金所剩无几,大富科技开始募钱过冬。

当时的定增市场表面看上去仍然繁花似锦,不过很多机构已经开始为了资金安全做了多重“保障”。

真正压垮大富科技的那一次定增就埋下了这样的伏笔。

2016年9月,按照30.63元/股的价格,大富科技向蚌埠城投、浙银资本、金鹰基金、华安未来、北信瑞丰5家机构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2亿股新股,募集资金净额不超过34.5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撰文称,5家机构中除蚌埠城投外,其他4家只是过桥,真正认购大富科技定增股份的是杭州延载、深圳银泰、浙商控股等7方投资者。

在定向增发同时,孙尚传还通过旗下持股98.33%的配天投资与这7方分别签署了“本金+年化收益率6%”或“本金+年化收益率8%”的保底协议(明股实债)。

宏观经济极速体育资本市场进入紧缩周期,再加上行业趋冷、股价下跌,定增股东在协议未到期的情况下要求孙尚传兑现保底协议,补偿本金极速体育利息。

雪上加霜的是,大富科技的长期股权投资可谓失败至极,在5G概念及华为概念的加持之下,本该如火如荼的企业业绩却未有起色。

截至1月15日,大富科技报收17.06元/股,总市值为130.9亿元。

说到底,孙尚传的财技尚浅,还需好好修炼。

2019全球财说峰会 精彩内容

“洞察价值 发现新锐”

· “2019全球财说峰会”圆桌论坛:金融科技之场景应用

· “2019全球财说峰会”圆桌论坛:全面深化改革背景下,新三板市场的生态演变

· “2019全球财说峰会”主题演讲:新三板历史性改革及投资机会

· “2019全球财说峰会”主题演讲:ETF新时代与基金投资工业化

· “2019全球财说峰会主题演讲:区块链在供应链金融中的落地应用

· “洞察价值 发现新锐”——2019全球财说峰会成功举办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全球财说。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极速体育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标签